首页 > 学习书架 > 正文
《读懂长征》
2021-04-23 09:17:00

长征,是中国的英雄史诗,人类的精神丰碑。不忘初心,继续前进。长征是一种精神,代表了中国军人不屈不挠,不懈拼搏,顽强战斗,自强不息的精神。

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的里程不是在地图上测量出来的,更不是凭空编造的,而是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的。

“二万五千里”指的是中央红军的行程。在计算红军长征行程时,有几个重要因素不容忽视:一是长征途中,红军打的是运动战,频繁迂回穿插、重复走路;二是红军在行军作战中,还要筹款、做群众工作等,这些都需要走路;三是在长征中,特别是长征初期,红军由于缺少地图,走错路的事经常发生。

经过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走得最多的应是担负侦察、作战、掩护、迂回、穿插等任务最多的基层作战部队。

我们今天为大家带来的《读懂长征》这本书是由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编著,由该馆馆长董长军任编委会主任,该馆研究馆员马沈、吕华林任主编。经过他们的整理编写,为我们带来长征的风采,也让我们了解长征的一些故事。

接下来我们就走进长征,理解长征,读懂长征。

1935年5月,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以朱德名义颁布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中指出:“红军万里长征,所向势如破竹,今已来到川西,尊重彝人风俗。”中革军委第一次提出了“红军万里长征”。

红一方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中央号召参加长征的同志写回忆录,并组织一部分同志对长征的里程进行了统计。统计的结果是“走的最远的部队走了约二万五千里”。11月5日,毛泽东对随行部队的讲话中说:“根据一军团的统计,最多的走了ニ万五千里,确实是一次远征,一次名副其实的、前所未有的长征!”

红一方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的数字首次对外公布,是在1935年11月13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日本帝国主义及蒋介石出卖华北出卖中国宣言》中。宣言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的主カ,为了直接领导与组织反日的民族革命战争,于1934年10月开始了北上的远征,“经过二万五千余里的长征,跨过了十ー省的中国领土,以一年多艰苦奋斗不屈不挠的精神,最后胜利的到达了中国的西北地区,同陕甘两省原有的红军取得了会合”。

习主席在参观古田会议纪念馆时曾说:“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才可以看得更加清晰。”在我理解,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历史自己会说话,《读懂长征》就是在通过历史本身阐释精神和真理。长征是一次理想的远征,更是一次精神的远征,它之所以举世无双,不仅仅在于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军事壮举,更在于它在异常艰苦的万水千山中砥砺出的伟大精神,这种精神是红军最终走向胜利的关键,是我党我军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力量源泉。

红军长征的胜利在世界上产生了巨大影响,数十年里,不断有记者、作家、友好人士采访、著述、评论长征。曾到延安采访的美国著名女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说:“事实、数字和一路上千山万水的名称,都不足以说明红军长征的历史意义,更不能描绘出参加长征红军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以及他们所受的苦难。”她当时满怀信心地预言:“长征已经完成,红军正在继续创造历史。”

在世界军事史上,长征精神同样成为珍贵的精神财富和军事财富。

2005年,以色列国防军退役军官武大卫按照红三军团的路线走完了长征路:“这次长征之行,让我知道了什么样的军人才是真正的军人,才是能够打胜仗的军队,才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军队……中国红军表现出来的精神是全世界的珍贵财富,值得世界各国军人景仰和学习。”

习主席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深刻指出:“我们回顾历史,不是为了从成功中寻求慰藉,更不是为了躺在功劳簿上、为回避今天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寻找借口,而是为了总结历史经验、把握历史规律,増强开拓前进的力量和勇气。”《读懂长征》的意义就在于此,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去理解并铭记红军长征这段历史,因为精神的力量可以改变个人与世界的命运,了解过去、不忘初心,是为了继承其中的精神,更好地继续前进。

1933年9月到1934年的夏天,中央苏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由于中共中央领导人博古和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德国共产党员李德,先是实行冒险主义的进攻战略,后又实行保守主义的防御战略,导致红军屡战失利,苏区日渐缩小。1934年4月,中央红军在江西省广昌与国民党军进行决战,损失严重,形势危急。7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红军第7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皖赣边挺进,建立新的苏区;命令红军第6军团从湘赣苏区突围西征,到湘中发展游击战争。

中革军委派出两个军团分别北上、西征,意在调动国民党“围剿”军,以减轻中央苏区的压力,因为行动的迟缓,未能达到目的,暴露了战略意图,10月初,国民党军向中央苏区的中心区域进攻,迅速占领了兴国、宁都、石城一线。红军的机动回旋余地更加缩小,在苏区内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已无可能,于是被迫退出苏区,进行长征。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中革军委临时决定在湖南通道县城召开紧急会议,这次会议着重讨论红军战略转移的前进方向问题,在会中毛泽东极力说服博古等主要领导人,建议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他说:“应该放弃在长江以南同二军团一起建立苏区的意图,向四川进军,去和四军团会师。”张闻天、王稼祥、周恩来等大多数人赞同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但李德、博古仍坚持与二、六军团会合,坚持原定计划。这次会议虽然通过了毛泽东的建议,但由于中央领导层中意见不统一,故未能对战略转移的大方向作出决定。

通道会议研究了军事问题,虽然没有就战略方针的转变问题取得一致意见,但促进了这个问题的解决,从而为尔后黎平会议决策红军战略计划转变,作了必要的准备。

1933年12月14日,中央纵队进入黔境后,军委又命令活动在湘西的红二、六军团,要配合行动,调动或牵制黔阳、芷江、洪江的敌人,以便策应中央红军向黔北进军。18日,中共中央在黎平召开了政治局会议,进一步讨论了战略方针问题,肯定了毛泽东同志在通道会议上提出的转兵贵州的正确主张。

通道会议是中央红军在面临危机的关键时刻召开的一次紧急会议,从危机中挽救了3万多中央红军。刘伯承同志在后来的《回顾长征》一书中指出的:“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还剩3万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从此可以看出,会议的历史作用是毋庸置疑的,没有通道会议,就没有通道转兵,没有通道转兵,也就没有贵州的黎平会议。因此,通道会议不仅挽救了3万多中央红军,还为黎平会议和以后的遵义会议召开奠定了基础,同时,“实际上开始了毛泽东在军事上的领导”,此次会议是红军长征中一次具有战略意义的伟大转折,是红军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起点,在我党我军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1934年12月18日,党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开会议。当时参会的有:周恩来、博古、毛泽东、陈云、刘少奇、李德等。会议讨论红军的进军路线问题。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主持会议的周恩来采纳了毛泽东的意见。与会大多数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

黎平会议最后确定了向贵州转兵的战略决策,毛泽东的正确意见终于被党中央采纳,避免了陷入重围的危险,使红军争取了主动。黎平会议是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战略转变的关键,为遵义会议的召开作了重要的准备。

黎平会议是以遵义会议为伟大标志的系列会议中的第一次重要会议。它的作用在于:1.决定了中共中央和红军的命运和未来;2.否定错误军事路线;3.使中国革命重新走上正确的路线;4.坚定了革命的信心。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总结第五次反“围剿”的经验教训。

张闻天、王稼祥、朱德、刘少奇等多数同志在会上发言,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意见。会议经过激烈的争论,在统一思想的基础上,委托张闻天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并由常委审查通过。决议肯定了毛泽东关于红军作战的基本原则,否定了博古关于第五次反"围剿"的总结报告,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的中心任务是战胜川、滇、黔的敌军,在那里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会议决定改组中央领导机构,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仍由中央军委主要负责人周恩来、朱德指挥军事。

会议结束后,进行了常委分工:由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责,毛泽东、周恩来负责军事。在行军途中,又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负责长征中的军事指挥工作。至此,遵义会议以后的中央组织整顿工作大体完成。

遵义会议的召开结束了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正确领导,把党的路线转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轨道上来。遵义会议,在中国革命的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我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会议。它是中国共产党从幼年的党走上成熟的党的标志。从此,中国革命就在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指引下走上胜利发展的道路。

下面具体来讲一讲红军在长征途中如何浴血奋战,再建辉煌的。

首先是中央红军:

当中央红军突破乌江,进占遵义城时。蒋介石等人大为震惊,急调其嫡系部队和川黔滇四省的兵力及广西军队一部,共约150余个团,从四面八方向遵义地区进逼包围。为摆脱这种险境,党中央决定,率师北渡长江,前出川南,与活动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的红4方面军会合,开创川西或川西北革命根据地。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

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根据上述情况,决定中央红军由遵义地区北上,在四川省泸州以西的蓝田坝、大渡口、江安一线北渡长江,进至川西北建立新的苏区。1935年1月28日,红3军团、红5军团、军委纵队、干部团、红1军团一部在土城、青岗坡地区对尾追的川军2个旅发起猛攻,予以重创。此时,川军后续部队4个旅迅速增援。毛泽东等遂决定,立即撤出战斗,西渡赤水河,向古蔺以南地区前进,寻机北渡长江。1月29日,红军分3路从猿猴场、土城南北地区西渡赤水河,向四川省古蔺、叔永地区前进。2月7日,毛泽东等鉴于川军已加强了长江沿岸防御,并以优势兵力分路向红军进逼,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计划,改取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争取由黔西向东的有利发展。接着,红军改向川滇边的扎西地区集中。

红军进至扎西地区,敌仍判断红军我将北渡长江,除向宜宾段各主要渡口增兵外,又调滇军和川军潘文华部向扎西地区逼近,企图对红军分进合击。2月9日,中央红军在扎西地区集结完毕。这时,第2路军各纵队分向扎西迫近。为了迅速脱离川、滇军的侧击,毛泽东等决定东渡赤水河,向国民党军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区发动进攻。11日,中央红军从扎西挥师东进,于18~21日在太平渡、二郎滩渡过赤水河,向桐梓地区急进;同时以红5军团的1个团向温水方向开进,以吸引追击之川军。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完全出乎蒋介石的意外。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蒋介石对我军的围剿计划。

红军三渡赤水,由遵义再进川南。遵义战役后,蒋介石由汉口飞抵重庆坐镇指挥,并改以堡垒主义和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法,企图南北夹击,围歼中央红军于遵义、鸭溪地区。3月5日以后,中央红军以红9军团在桐梓、遵义地区吸引川军向东,主力由遵义地区西进白腊坎、长干山寻机作战未果。红军遂转兵北进,于16~17日在茅台及其附近西渡赤水河,向四川南部的古蔺、叙永方向前进。19日,红军攻占镇龙山,接着进至大村、铁厂、两河口地区。红军再次进入川南,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又要北渡长江,急令所有部队向川南进击,企图围歼红军于古蔺地区。

在国民党军重兵再次向川南集中的情况下,毛泽东等决定,乘敌不备折兵向东,在赤水河东岸寻机歼敌。为迷惑国民党军,红1军团1个团大张旗鼓地向古蔺前进,诱敌向西;主力则由镇龙山以东地区,突然折向东北,于3月21日晚分别经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东渡赤水河,从敌重兵集团右翼分路向南急进。26日进至遵义、仁怀大道北侧干溪、马鬃岭地医。27日,红军军团由马鬃蛉地区向长干山方向佯攻,引国民党军北向;主力继续南进,于28日突破鸭溪至白腊坎间国民党军封锁线,进至乌江北岸的沙土、安底等地。31日经江口、大塘、梯子岩等处南渡乌江。4月2日,中央红军以一部兵力佯攻息烽,主力进至狗场、扎佐地域,前锋逼近贵阳。4月4日,红9军团在打鼓新场以东老木孔地域击溃黔军5个团,歼其2000余人。至此,中央红军巧妙地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合围圈,将蒋介石的几十万军队甩在乌江以北。四渡赤水之后,中央红军主力趁滇军东调增援贵阳之际,乘虚进军云南,并于5月9日,在皎平渡、洪门渡渡过金沙江。与此同时,活动在乌江以北地区的红9军团,也从会泽以西的树节、盐井坪渡过金沙江。

1935年4月29日,中央军委发出万分火急的指示抢度金沙江,红军一部进抵距昆明15公里处,沿途张贴标语虚张声势,造成了进逼昆明之势。使昆明守敌不敢应战,红军主力趁机掉头向北日夜兼程以日行百里的速度直驱金沙江,并于1935年5月3日至5月9日的7天7夜,红军主力就靠7只小船大摇大摆地巧度金沙江北上,将国民党军40万追兵全部甩在金沙江南岸。

四渡赤水之战,毛泽东等根据情况的变化,指挥中央红军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之间,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调动和迷惑敌人,刨造战机,在运动中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牢牢地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战略转移中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是中国工农红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长征是独一无二的,长征是无与伦比的。而四渡赤水又是"长征史上最光彩神奇的篇章。

接下来讲讲红25军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开始长征。蒋介石急调30多个团的优勢兵力追击堵載。当年11月26日,红二十五军到达方城县独树镇七里附近,准备在此穿越许(昌)南(阳)公路,进入伏牛山区。孤军远征10天、不足3000人的红二十五军在独树镇七里岗突然遭到国民党步骑兵4000多人的猛烈攻击。当时雨雪交加,能见度极低,衣服单薄、手脚冻僵的红军战士立时陷入被动境地。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手持大刀,身先士卒冲入敌阵,稳住局势;副军长徐海东率后卫团疾速赶到,扭转危局。入夜,红二十五军战士在极度艰难的条件下,与敌英勇战斗,死伤300多人,于27日胜利沖出敌人合围,进入伏牛山东麓。

红二十五军离开方城县后,几经转战,于1935年9月15日抵达陕西省延川县,与刘志丹等领导的陕甘红军胜利会师,成为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一支红军。

红四方面军又是什么情况呢?

1935年3月,红军第四方面军为打破国民党军的"川陕会剿"计划,向四川、甘肃边界发展,决定集中4个军,在总指挥徐向前、政治委员陈昌浩指挥下,发起嘉陵江战役。

嘉陵江战役后,红军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至川北、南起梓潼、北抵川甘边界,纵横300里的广大新区。红四方面军发展到5个军11个师33个团,连同地方部队8万多人,吸引了几十万国民党军,为配合中央红军北上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嘉陵江战役是中国工农红军战史上大规模强渡江河的模范战例。该战役之所以获得重大胜利,从战役指导上来说,具有五大特点:

1.由于红四方面军在此之前的北出和南返作战,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国民党军的江防计划并削弱了其江防力量,并造成其错觉;2.在思想动员、敌情侦察、组织计划、技术战术训练和渡器材等方面,进行了周密而充分的准备,保障了战役的胜利;3.渡江地段和主要突击方向选择得正确;4.在突破江防战斗中,采取了偷渡与强渡相结合、重点突破和在宽大正面上多路突击相结合,使敌防不胜防;5.在夺得渡江作战第一阶段胜利后,不给敌以喘息之机,立即向其深远后方迅速发展进攻。

还有红2、6军团。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通称红二军,是湘鄂西苏区中国工农红军主力部队之一。

红二军前身是贺龙在湖北洪湖一带领导创建的洪湖赤卫队,原称红四军,1930年7月,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整编为红二军,军长贺龙、政治委员恽代英(未到任,由朱勉之代理)。红二军下辖一个师和一个团,全军2000人:第四师,师长王炳南、政治委员陈协平;警卫团,团长贺佩卿,政治委员吴协仲。建军后,红二军旋即与红六军在湖北公安县组成红二军团。1931年7月,红二军团改称“红三军”,红二军番号随之撤销。

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简称红六军,是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军团主力部队之一。

1930年2月,鄂西红军中央独立师改编为红六军,军长孙德清、政治委员周逸群、副军长段德昌、参谋长许光达。下辖第一纵队:司令员段德昌(兼任)、政治委员王鹤;第二纵队:司令员段玉林。5月,两纵队扩编为红十六、十七师,第十六师师长王一鸣、政治委员王鹤;第十七师师长许光达、政治委员李剑如。7月4日,红六军与红二军在湖北公安县会师,合编成红二军团。

1935年11月19日,红二、红六军团主力1.7万余人离开湘鄂川黔苏区开始长征。傍晚,自桑植县的刘家坪和轿子垭地区出发。20日,红六军团在大庸和溪口间的澧水北岸张家湾附近突破敌人的防御,渡过澧水。接着急行车150里,于21日晚奔袭沅江渡口洞庭溪,歼敌一个营渡过了沅江。红二军团也于1月22日袭占大宴溪,突破了敌人沅江封锁线。随后,红军分两路向湘中广大地区展开。1936年2月,红二、六军团长征到达毕节市七星关区,创建了黔、大、毕革命根据地,开展了ー系列革命实践活动。

长征时期,国民党在对共产党进行全面围剿,而我党在当时力量分散,需将红军主カ会合在一处,抱团取暖,才能与其周旋。但是会师路途各地都被国民党控制,想要悄无声息地瞒过国民党的耳目实现主力会师,就必须不走寻常路。因此就有了这激励人心路途坎坷的万里长征路,在这万里长征路上,最艰难的一段路程就属于红军爬雪山,过草地这一段路程了。

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中央红军共进行了380余次战斗,攻占七百多座县城,红军牺牲营以上干部多达430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共击溃国民党军数百个团,其间共经过11省,翻越18座大山,踣过24条大河,走过荒无人烟的草地,翻过连绵起伏的雪山,行程约二万五千里,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1936年10月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与红一方面军会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宣告红军长征胜利结束。在经历了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历程后。在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分别与甘肃会宁、将台堡胜利会师,标志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红军长征的胜利结束。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穿越历史的沧桑巨变,回望80年前那段苦难和辉煌,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长征在我们党、国家、军队发展史上具有十分伟大的意义,对中华民族历史进程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

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在寻找真理上的伟大远征,遵义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党中央中的领导地位,中央红军、红25军、红四方面军、红2、6军团在长征过程中的浴血奋战 ,爬雪山、过草地的艰难困苦。漫漫长征路,英烈万万千,长征不只是共产党成长历程的证明,更是一种民族精神的代表,我们应牢记这段历程,激励自己,砥砺奋进,不忘使命。

来源:阅读办   编辑:蔡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