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书架 > 正文
王树增战争经典系列
2021-04-23 08:41:00

王树增战争经典系列包括了《解放战争》《朝鲜战争》《长征》和《抗日战争》。作者王树增是我国著名军旅作家。1952年2月生于北京,是中共党员,少将军衔,国家一级作家,现供职于武警部队政治部创作室,全军艺术委员会委员。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中国委员会委员。1991年,作者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作家研究生班。199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08年10月1日,王树增在百家讲坛生动形象的讲解了《长征》,受到广大听众的青睐。2010至2011年,他先后在百家讲坛主讲《王树增解读淮海战役》《王树增解读平津战役》《王树增解读辽沈战役》,同样引起轰动。今天我们将重点介绍这一系列中的《长征》和《朝鲜战争》。

可以肯定的是,来自世界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学科领域的学者们,在评选一千年间影响了人类历史进程的一百件重要事件时,他们都会提到长征。

长征是什么?毫无疑问,在二十一世纪回首长征,我们应该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去探寻中国历史上的这一重要事件。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不畏艰难险阻的远征。 长征跨越了中国十五个省份,转战地域面积的总和比许多欧洲国家的国土面积都大。长征翻越了二十多座巨大的山脉,其中的五座位于世界屋脊之上且终年积雪。长征渡过了三十多条河流,包括世界上最汹涌险峻的峡谷大江。长征走过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广袤湿地,那片人迹罕至的湿地面积几乎和法国的国土面积相等。而更重要的是,在总里程远远超过两万五千里的长征途中,中国工农红军始终在数十倍于已的敌人的追击、堵截与合围中,遭遇的战斗在四百场以上,平均三天就发生一次激烈的大战。除了在少数地区短暂停留之外,在饥饿、寒冷、伤病和死亡的威胁下,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中不但要与重兵“围剿”的敌人作战,还需要平均每天急行军五十公里以上。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传播理想的远征。中国工农红军转战大半个中国,一路浴血奋战,舍生忘死,用坚定的信念和不屈的精神传播着中国共产党人改天换地的革命理想。

阅读作者的《长征》,我们更可以说长征是属于人类历史上的这样一种事件:即使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依然被人追寻不已。数十年来,不断有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年龄的人出现在中国工农红军曾经走过的这条漫长征途上。在人类物质与精神的文明高速发展的今天,世人何以要忍受疲惫劳顿和生存条件的匮乏,行走在这条蜿蜒于崇山峻岭和急流险滩的路途上?在地球的另一端,曾出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基于一九八一年秋天宣布,他要来中国进行一次“沿着长征路线”的跋涉。他来了,带着他的全家走上了一九三四年中国工农红军走过的路。当这位西方政治家走到大渡河渡口的悬崖边时,他被这条湍急的河流和两岸险峻的崖壁震惊了,他被三万多中国工农红军在十几万国民党军的追堵中渡过这条大河的壮举震惊了。布热津斯基后来说:“对崭露头角的新中国而言,长征的意义绝不只是一部无可匹敌的英雄主义史诗,它的意义要深前得多,它是国家统一精神的提示,它也是克服落后的必要因素。

作者善于从小人物入手,通过对比展现命运的巧合,让读者十分有代入感,同时他史料记载比较准确,并且有着非常独特的写作手法,有别于中国其他战争书籍。书中有大量小人物的细节描写,令人记忆深刻。比如在过潘松草地时,作者写下了这样的故事:红三军团的一个连队有九名炊事员。班长姓钱,矮个子,不大爱说话。他带领的这个炊事班,每个人挑的担子都超过了规定的重量。钱班长说草地里弄不到粮食,多挑一点有好处。虽然受到了上级的批评,但是在向草地出发的那一刻,钱班长还是带上了连队的那个大铜锅。这个大铜锅从江西一直跟随着他们到了松潘草地。大铜锅有几十斤重,上级命令把锅扔了,钱班长说:“锅扔了,炊事班干什么?”虽然钱班长很严厉,但是大家还是很喜欢他,因为他对革命无比忠诚。在贵州打土城的时候,官兵们眼看着他在给阵地送饭时倒下了,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难过了很久,可是半夜时分他又一个人爬回来了,敌人的子弹打在了他的腿上。炊事班行军负重大,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们还要忙。钱班长发现官兵们的脚被黑水泡肿了,于是每天都要用大铜锅烧热水让官兵们烫脚。进入草地的第二天,大铜锅就没有粮食可煮了。炊事班给那些没有了干粮的官兵不断地补充着事先炒好的小麦和青稞。但是大铜锅还照常被挑着行军。一天早上,一个炊事员刚挑起大铜锅,身子一歪就一声不响地倒下了。另外一个炊事员挑起大铜锅继续赶路。中午的时候狂风大雨,部队被迫停止前进。炊事班在雨布下忙着用大铜锅烧姜水给大家喝,好容易把水烧开了,那个挑大铜锅的炊事员端着一碗姜水想给病号送过去,没走几步就连人带碗摔在了泥水里,官兵们赶忙上前想扶起他来却发现他已经死了。这时候官兵们才知道炊事班的同志自从进入草地以后谁都没舍得吃一粒粮食。第四天的时候,半夜里,钱班长突然想喝水,他走到篝火前坐了下来。大铜锅里一滴水也没有,钱班长就这样守着空锅一直坐到天亮。篝火已经熄灭,部队又要上路了,官兵们发现钱班长还在那里坐着,走过去一看,他就这个样子死了。官兵们叫着他,轮流把他抱住,试图让他活过来,但是钱班长的身体已经凉了。和钱班长一起转战了这么远的路途,大家竟然谁都不知道他的家乡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在世上还有什么亲人,只知道在江西的时候他跟在红军的队伍后面走了很远才被批准参加红军。钱班长和他的炊事班的战士全都牺牲在了草地里。

肖华上将后来在《长征组歌》中写道: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这正是当年的真实写照。长征中最难的部分可以说是过草地,红军过草地之艰难,是后人难以感受到的,作者对各个领导人也进行了细节描写。红三军团团长彭德怀在断粮时命令他的老饲养员把连同他的坐骑在内的六头牲口全部杀掉,老饲养员急得直落泪,因为他知道彭德怀对他那头大黑骡子感情很深,平时无论他心情多么不好,只要看到那头大黑骡子脸上就有了笑容。为了这个,老饲养员经常和大黑骡子分享自己的干粮。大黑骡子在彭德怀面前十分温顺,但是打仗时却毫无畏惧。部队过湘江的时候,不少不会游泳的战士们就是拉着它的尾巴才死里逃生的,他在那条被敌机狂轰滥炸的大河里游了好几个来回。平时行军的时候,它不是驮器材就是驮伤员。彭德怀的命令下达之后,老饲养员和警卫员们谁都不越愿意执行。彭德怀命令军团部的一名干部去。干部带上了一个叫印荣辉的战士。印荣辉后来回忆说:六头牲口被集中在一起,二十多分钟过去了,谁也不开枪。彭德怀叉着腰站在远处喊:“开枪!立即开枪!”最后那位干部开枪,五头牲口倒下了,可那头大黑骡子依然安静地站着。它是个老兵了,根本不害怕枪声。老饲养员扑了上去,抱着大黑骡子的脖子喊:“把它留下!”彭德怀走了过来,低声说:“同志,人比牲口重要。”干部又开了一枪,大黑骡子很慢地倒了下去,老饲养员趴在它身上失声痛哭,就是不让人对它动刀。彭德怀转身走了,看得出来,他不忍心回头。彭德怀自己不吃,也不允许军团部的人吃。包括大黑骡子在内的六头牲口的肉全部给部队送去了。彭德怀特别嘱咐,好肉要分给战士,特别是伤员和病号。干部们只能分一点下水和杂碎。老红军印荣辉说:“这些肉不知救了多少红军的命。”这类感人的故事在书中数不胜数,王树增的《长征》文学性强,概略性强,兼具可读性和全局性。阅读完此书,我们可以说长征精神凝聚着每一位共产党人的心血,长征是信念不朽的象征。长征唤醒了中国的千百万民众,给予了他们世代从未有过的向往和希望,自世界近代文明的潮流猛烈地冲击了这个东方大国之后,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赤贫的农民、手工业者、失业的产业工人从共产党人的宣传中懂得了人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世间可以有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于是,当那面画着镰刀斧头的红旗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他们第一次知道了共产党人所领导的革命和工农红军所进行的征战可以改变世间的一切不公。他们随手抓起身边的锄头、铁锤甚至仅仅只是一根木棍,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跟随着那面红旗一路远去,他们坚信这条道路的尽头就是劳苦大众千百年来所梦想的中国,长征是中国工农红军走向一个崭新的中国的启程。

抗美援朝战争纪录片《铁在烧》里面有一个老兵说:到了朝鲜,看到朝鲜人民因为战争受的苦每一名战士心里都有一种信念:这种惨状绝对不能发生在祖国,所以我们就是死也要把敌人顶回三八线……生活在和平年代我们无法想象到战争的残酷,战争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距离今天最近的一场为和平而战的规模最大的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令全世界一半以上的人口卷入硝烟的战争,在付出一亿人的生命伤亡之后结束了,贏得战争胜利的国家包括中国和美国。当世界上所有的参战国都被战火破坏得千疮百孔的时候,本土没有遭受战火的美国在战争结束后拥有着领先世界的经济能力。当时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占整个西方世界工业总产值的一半以上。1950年,美国的钢产量达到八千七百七十二万吨,小麦产量占西方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三十以上,美国还是当时科技最发达的国家,拥有世界上群体最大、水准最高的科技人才储备。于是,美国当仁不让地成为世界军事强国,它拥有大规模的杀伤武器原子弹,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性能先进的作战飞机,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海军舰队。几乎没有人怀疑这个国家和这支军队的战争能力。几平没有人怀疑这个国家和这支军队将在战争中必胜。然而,这个国家和这支军队在五年后的朝鲜战争中却失败了。强大的美国军队称他们在朝鲜的失败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局”。中国,一个刚刚从战争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国家,在它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那一天,甚至还没有完全解放它的全部领土,人民解放军的大军还正在向西南和西北挺进。而在已经解放了的广大地区,与新生的人民政权作对的国民党军队的残余势力仍然是军事上的重大问题。连年不断的战争使中国的民族工业遭到彻底的破坏,中国农业更是一片调零。1950年,新中国的工农业总产值仅为五百七十四亿元人民币,换算成美元,还不及美国工农业总产值的尾数。以战争缴获为最主要武器来源的人民解放军,是从使用大刀长矛作战的红军发展来的,即便由于战争的胜利而使装备大大改善,中国军队每个军七十毫米以上火炮也仅有一百九十多门,是美军一个师装备的一半,而且大部分还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缴获的旧式火炮。新中国的军队依旧是一支由“小米加步枪”装备起来的军队,而且“小米”的供应并不十分充足,“步枪”也是由不同年代,不同类型的步枪组成。那么中国是如何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了胜利呢?

答案就在王树增的《朝鲜战争》里,作者在文中写到:决定战争胜负的诸多因素,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中,已演绎成战争哲学与战争艺术。中国在军事上崇尚“得道多助”是与哲学上荣尚“精神力量”相一致的。当战国时代的军中巫师占卜“天时”的时候,中国战争哲学的“天人合一”思想已初见端倪。中国人认为,在决定战争胜负的三大要素“天时、地利、人和“中,“人和”是最主要的因素。在漫长的历史中,战争物质的演进从不曾动摇中国人古老而坚实的精神基础,即使要被迫面对高质量的战争物质的重重包围。一九四七年至一九四八年间,甚至连美国人都疑惑,他们援助的大批武器装备为什么就是无法支撑那个摇摇欲坠的国民党政权?为什么拥有先进美式武器的“国军”会在装备原始的共产党军队的攻击下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为什么“国军”的几百万人会不得不丢弃汽车、大炮和坦克让共产党的士兵和民众用牛车拖走?世间万事万物,人的因素第一,这是领导着一支农民军队创建了新中国的毛泽东的核心哲学思想,这也是中国战争艺术中最重要的哲学思想。一九五零年冬天。中国的战争哲学与战争艺术在朝鲜战场上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所实践。无数的战士在民族绝望中依然看到希望,誓死卫国,永留丹青,这便是中国军魂。无论国家多么绝望,中华民族总有铁骨铮铮的战士在守卫着我们的国家。

作者王树增写作风格时而严厉冷峻,时而温柔幽默,伤感又不失克制。他没有一味的书写在朝鲜战争中的“悲惨境况”。比如作者写,美国军队的司令李奇微撤离汉城的时候,并不是很匆忙。直到担任后卫的美军撤退后,他才离开他的指挥部。他收拾起桌上的那张全家福照片,把他平时穿的那件睡衣钉在了墙上,然后在旁边写下一句话:“第八集团军司令官谨向中国军队总司令官致意!”在朝鲜战争胜利时,有人邀请彭德怀跳舞,彭德怀说他从来不会。再来邀请彭德怀的是一位年龄很小的小姑娘,她有一双很大很亮的眼睛。彭德怀说:“孩子,我拉着你,咱们走一圈吧!”于是,一位憔悴的老将军拉着一位花一样的小姑娘的手,他们走了起来。他们走得很慢,从不曾如此动听的音乐缓缓地流淌在他们安然的脚步中。小姑娘抬起头去看彭德怀,彭德怀的脸上是令人敬畏的沧桑。所有的人都哭了。值得一提的是,那时的音乐放了中国的《梁祝》,志愿军官兵看到这里既感动又惊异。回顾朝鲜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说:“在三年激战之后,资本主义世界最大工业强国的第一流军队被限制在他们原来发动侵略的地方,不仅不能越雷池一步,而且陷入日益不利的困境。这是一个具有重大国际意义的教训。它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说:“当代青年对中国民族历史的解读还远远不够。一个民族把自己经历的悲伤的,或者欢乐的往事当作珍宝一样捧在手里,把它作为照耀未来民族前进的一盏灯。我们的青年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环境之中,无论如何不能丢失信念和信仰。中国人一直是生存信念最坚定、生命力最强的一个民族。”王树增战争系列旨在带所有读者回到战场上,切身感受到在这些战争中所蕴涵和映射出的那一群人的不灭信念、他们有着坚定的追求和永恒的理想,这一群人使这一场场战争具有了“泛人类精神”的意味。而中华民族在战争中自强不息的生动形象,顽强的精神意志始终贯穿在这一本本的书中。“明镜所以照形,古事所以知今。”我们阅读王树增战争系列,不是为回避今天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寻找借口,而是为了不忘初心,弘扬那些战争里的精神,增强开拓前进的勇气和力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开始新的征程。

来源:阅读办   编辑:蔡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