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 协办:新华报业传媒集团 承办: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评论部
关注这里:
微信
交汇点
理论之光 > 前沿关注 > 正文
风投是把“双刃剑”
2020-01-13 08:49:00  来源:经济日报

  近日,由王思聪担任实际控制人的普思资本对外发布公告称,经过近两个月的几十轮商谈,普思资本与熊猫互娱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得到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资本及实控人承担,王思聪成了创业失败的最终买单人。

  王思聪的失败究其根由,源于熊猫直播倒闭。资料显示,为经营熊猫直播,王思聪先后拉了6批次投资人入伙,并签订了对赌协议——若不能如期上市,需“本金+12%”的年利息回购投资者股权。王思聪试图傲视群雄,却最终折戟沉沙。这充分说明,企业和风投正如一对恋人,爱时死去活来,恨时剑影刀光。

  本质上,风险投资即资金中介,管着投资者的钱,以基金形式投资高成长、高收益型企业,如谷歌、阿里、腾讯。传统型项目很少入风投法眼。从上世纪40年代起,风投始终追踪最前沿技术,引领行业前进,改变世界格局。数据统计,中国风投至今已累计投出约5000亿元,美国风投也近1000亿美金,规模不可谓不雄壮。

  有了风投,企业有钱买房买地买设备请人才研发技术,样样皆能,战略规划不再是纸上谈兵,可以实打实开干;企业董事会也会为风投开辟一席之地,上市、拆分等重大布局,风投都有重要发言权;风投还协助企业日常运作,整合上下游产业链、打磨团队、雇佣关键技术人才……

  资料显示,高榕资本2015年投资了互联网教育企业“跟谁学”,并占据了董事会席位,在“跟谁学”随后赴美上市的过程中,起到了催化剂和助推器的作用。不得不说,有风投加持,企业实力不可小觑。

  然仅知其一、不闻其二,殊不知风投其实也是把双刃剑。风投“风光无限”的背后也有不少短板,“发作”起来很可怕。

  比如,为保护自身利益,风投会和企业签订诸如反稀释、分时段注资等格式条款,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有两则条款,企业若贸然签下,将埋下极大隐患,稍有不慎未来可有灭顶之灾。

  一为对赌协议,即股份回购。风投和企业事先指定一目标,届时企业实现目标,风投则继续给钱;如果违约,企业回购风投股份,安排风投退出。可想而知,若赌业绩,企业拼一拼,优化销售战略,改进研发技术,尚有较大胜算。比如蒙牛和摩根斯坦利业绩对赌,蒙牛果真实现预期,皆大欢喜。可更多企业赌的是上市。其实,单凭企业无法决定能否上市,败走麦城是常有之事。当年叱咤风云的影视大咖“小马奔腾”和建银文化产业基金对赌上市,之后创始人李明突然离世,上市失败触发对赌协议,李明妻子背负上亿元债务,可谓“成也对赌,败也对赌”。

  二为领售权,带有“卖身契”性质。一旦勾此条款,哪天风投觉得企业没了价值,可无需创始人同意,直接卖掉企业。历史上曾有不少惨痛的案例。比如,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和鼎辉投资签领售权,后来俏江南上市失利,张兰失去企业控制力,一切由鼎辉说了算,真可谓“一朝领售,一夕被售”。

  条款如此致命,企业能不签最好不签。但有时为获风投青睐,赢得资金,推动公司成长壮大,企业很难有第二选择。投资如输气血,灌入“任督二脉”,风险收益并存,能否通畅无间,就看创始人及团队是否有大智慧了。

  一言以蔽之,风投加了盟,释放各类优质资源,企业尽囊其中,但也随之带来“霸王条款”、基金存续期有限、干扰运营等局限。两相博弈,既需天地之利,更待人和。

  梁剑箫

来源:经济日报   编辑:黄慧敏

  • 44.png

    如何准确领会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 33.jpg

    解读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亮点

  • 22.png

    解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发挥制度优势 提升治理效能

  • 12.png

    解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保障

  • 8.jpg

    十九大代表带你学报告

read_image.jpg